《克絲的隱秘生活》第22章解體煉獄全書完及《克絲的隱秘生活》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克絲的隱秘生活  作者:隱居士 書號:48949  時間:2019/11/14  字數:10139 
上一章   第22章、解體煉獄(全書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拉克絲在過量的媚藥刺之下,迷糊糊地來到了第七天,不知道黑斯和鴨舌帽,菲莉三人拿她的身體做了什么事,拉克絲這時才發現自己的身體酸痛得厲害,幾乎沒法動彈。

  拉克絲睜開眼看到的人竟然是基薩徳和卡娜,她的神智頓時恢復了不少,終于緩緩問道:“卡娜我可以想象到,但基薩徳你竟然沒死?”

  基薩徳臉孔一陣扭曲,他擠出一絲似笑非笑的表情,用嚇人的嗓音說道:“拉克絲,你可把我害苦了,幸好我命大。”

  基薩徳的身體動作顯然不協調,卡娜一只手還攙扶著他,就好像隨時都會倒下似的。

  拉克絲看出來,基薩徳只不過是尚能做一點簡單動作而已,往日的沉穩和堅毅在這個人身上已經然無存,他全身的神經系統受到極大損傷,仿佛隨時都會倒下。但這樣的人對于拉克絲來說才真正危險,因為他已經沒有生存下去的意義,他可以不受死亡的威脅。

  基薩徳讓卡娜扶著他在角落的椅子上坐下,隔了一會才著氣道:“你這個女人果然厲害,我沒有看錯你。但你還是個人,你以為我已死,竟然大意到去體驗這種荒唐的節目?”

  基薩徳咳嗽了幾下,繼續道:“拉克絲,你這個女人有一股從骨子里透出的,但平里你壓抑太深了,你一碰到這種事就不冷靜是吧。我原本沒想到能這么快再遇到你,你讓那三個人到處找男人來足你,一個長得極像拉克絲的女人可以免費上,這種傳言要聽到實在太容易。”

  拉克絲凝視著他“然后,你們假裝成來這里娛樂我的男人,避過守衛來到我面前是吧?”

  “你總算想到了。”基薩徳出一絲笑容。

  “但是已經晚了。”卡娜接著補充。

  “哼,你們真的認為自己成功了?”拉克絲不屑地反問。

  “拉克絲小姐,”基薩徳一臉嘲,他繼續說道“如果你有安排別人看著這里,我剛才用頂著你的腦袋時,外面早就沖進來了吧。我也算是與你共同搞過一些陰謀詭計,你不是一個會大意的人,我是最了解的。”

  卡娜拿出一個袖珍的儀器在拉克絲身上掃描,這儀器在貼近口的時候響了。她冷冷笑道:“基薩徳大人猜的沒錯,你這個婊子把片預埋在口附近,如果我們真的威脅到你的性命,或者試圖取出這塊片,外面的警衛就會收到警告,沒錯吧。”

  “解決的方法也很簡單,我們用設備維持你的生命,讓你的心臟不會有停跳的跡象,這樣就行了。拉克絲小姐,不是每一個心臟會跳的人都能活得下去的,只要順著你的游戲規則玩,就能毫無風險地把你玩死,嘿嘿嘿嘿。”

  基薩徳得意地大笑,但他的臉卻拼湊不出笑容,看上去極為詭異。

  拉克絲瞪著他,底牌被對手掀翻讓她的臉色變得陰暗,基薩徳努力想笑出來,但擠了幾下還是沒成功。

  對了,黑斯他們呢?拉克絲環視周圍,很快就在墻角找到了菲莉和鴨舌帽,這兩人都癱倒在墻邊,似乎是暈了過去。黑斯則站在不遠處,背著雙手,臉上恢復了往日那副的嘴臉,黑斯顯然已經重新投向了基薩徳。

  基薩徳看了看表“還有十個小時才到七天整,卡娜,開始吧。”

  卡娜點點頭,她隨身帶著一個沉重的大袋子,那里面放著一部醫療儀器。卡娜從儀器的底部拿出一條白的管道,然后拿著小刀割開了拉克絲的喉嚨。原來這是一條氧氣管,直接在拉克絲的氣管上,強行供應氧氣。

  “嘿嘿,你是不是怕我手抖把你的動脈割掉?”

  卡娜笑著捏了捏拉克絲的鼻子“不會讓你這么舒服的,小人。”

  卡娜給拉克絲戴上氧氣管之后,緊接著又給她的后腦脊椎連接處上一鋼針“這東西可以保證你不暈過去,也不會過于刺導致死亡,當然你那幫可愛的警衛也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了,他們還以為你在男人的猛干之下大聲呻著呢,好好享受吧,拉克絲小姐!”

  基薩徳拿出了他準備用以報復的武器,這是一把短小的光手術刀,通常用以除去人體組織才會用到的。基薩徳把這武器交給了黑斯“聽我的吩咐,黑斯。”

  黑斯點點頭,他看著拉克絲,冷冷道:“拉克絲·庫萊茵,你這個低的女人,我可沒忘記背后的疤痕,別以為你能把我當寵物養。”

  拉克絲苦笑道:“黑斯,我可沒當你是寵物,還記得我和你做過多少次愛嗎?”

  “切,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把我打個半死,只是想讓我在強你時更為暴力,更為魯嗎?即使你長得極為漂亮,我黑斯大人也玩夠了,現在你想求饒?不是開玩笑吧,嘿。”

  黑斯拿起了光手術刀,殘暴的笑容重新在他的臉上浮現出來。

  拉克絲的最終處刑開始!

  基薩徳顫抖著的手指了指拉克絲,說道:“這次我們不能大意,先把這人逃跑的工具割掉。”

  黑斯點點頭,他伸手捏住拉克絲的左腳,光刀麻利地劃下,拉克絲的兩個腳趾隨即斷開,切口迅速燒焦沒有一點血出來。拉克絲渾身一抖,不住慘叫出來,這是她第一次真切地體驗到身體組織斷開的痛楚。

  “基薩徳大人,你看看,拉克絲這種女明星,腳趾好像也長得細膩點,真有趣。”

  黑斯把切下來的兩支腳趾丟給基薩徳,這腳趾看上去雖然依然白皙,但已然沒有長在拉克絲身上時那種人的美麗。

  拉克絲慘呼不已,卡娜聽得煩了,竟然把屋里留下來的一大罐媚藥,灌進針筒里給拉克絲注進去。

  “這母狗就喜歡一邊灌藥一邊被待,足你好了!”

  拉克絲的身體里涌進劑量遠超前面六天總和的媚藥,神智頓時被沖擊得七零八落,腳上的傷口處劇痛神奇般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劇烈的快。難道,現在碰一碰都能產生快嗎?真是好奇妙的身體啊,拉克絲這樣想著。

  黑斯繼續割下拉克絲的另外三只腳趾,把一只原本屬于美人的纖纖玉足改造成一只僅有腳盤的殘缺物體。基薩徳玩著拉克絲的五支腳趾,這些包著骨頭的球還帶著拉克絲的味道,他不住想咬爛一顆試試。

  黑斯一手抬高拉克絲殘缺的腳,他看著拉克絲那張出癡態的臉,得意地一刀斬在拉克絲的腳處,一只腳掌離開拉克絲的身體。拉克絲發出一聲嬌,完全化的下體出一股水,仔細一看竟然是愛,她高了!

  拉克絲竟然在割下自己腳盤的處罰中高了,她那修長的腳現在只剩下大腿和小腿。黑斯拿起她的另外一只腳,在拉克絲自己的目光注視中活生生割下了她的另外一只腳掌。拉克絲嬌的身體幾乎沒有任何阻擋光手術刀的能力,細膩的皮膚剛一碰到手術刀就好像油那樣融化,一股燒焦的味在空氣中飄散,基薩徳興奮得難以安靜坐下。

  “唔啊啊啊!”拉克絲發出大叫,劇烈的刺讓她的下體猛烈收縮,一股又一股的愛里涌出,快如海嘯般席卷全身。斷腳處的皮都被燒焦了,黑乎乎的一片,拉克絲自己幾乎都能聞到那焦臭的味道。

  黑斯壞笑著拿起拉克絲斷開的腳掌,用力朝她自己的小里面了進去。拉克絲的小因為這幾天來非人的摧殘已經變得十分松垮,她自己的腳又是屬于秀氣的那一類,黑斯這一用力竟然把整只前腳掌都了進去。拉克絲幾乎可以感到自己的腳趾碰著自己的子頸,嬌壁包圍著自己的腳部,可惜這只腳沒法扭動一下釋放更強的快

  黑斯用力把拉克絲的腳掌進了她的里面,一番努力之下竟然把整只腳都了進去,拉克絲的小腹鼓起一個大包,她自己的愛把自己的斷腳浸泡在里面。

  “喲喲,這樣都不裂開,拉克絲這貨可真是不簡單吶,真想在她唱歌的時候把麥克風給進去試試,嘿。”

  黑斯重新把斷腳從拉克絲的水里掏出來,這乎乎的腳現在看上去有些發黑,大概是因為斷口燒焦把血都封鎖在里面了吧。

  黑斯用鼻子聞了聞,拉克絲的腳發出一股腥氣,大部分是來自于她的愛

  “嘿,臭腳婆娘,現在你的臭下身就跟腳一樣臭,待會讓你自己也吃一吃。”

  基薩徳讓黑斯把拉克絲這只漉漉的斷腳拿過來,他仔細欣賞了一下,這可曾是多少人夢想著親一下的地方。他摸了摸白的腳趾,皮膚保養得非常好,死皮也有很仔細地清理,看得出拉克絲還是很注重這些細節的,不像很多美女,一鞋后根本沒法看。基薩德用力把拉克絲的斷腳丟在地上,然后抬起自己顫抖的腳,盡全力踩了下去,血水從斷口涌出,這只腳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繼續,繼續,黑斯。哈哈哈!”

  基薩徳高興得忘了自己是個殘疾人,他下達了下一個命令,割掉拉克絲那招惹人的房!

  黑斯一手捏住拉克絲的房,這對被捏得有點變形的球此時還是非常興奮的,拉克絲感到頭每碰觸一下都會有如同高般的快。黑斯捏著拉克絲的一粒頭,狠狠拉到了最長。

  “貨拉克絲小姐,你自己說,希不希望我把你的子割掉?哈?”

  拉克絲此時完全被淹沒,她竟然涌起了十分強烈的望,想要黑斯割開她這對尤物。拉克絲瞪大眼睛,點了點頭,她同意了黑斯的說法。

  “哈哈哈,這可是你說的!”

  黑斯拿起手術刀,灼熱的刀鋒一下子刺進了暈,黑煙從暈的裂口處冒出,凸起的頭浸泡在自己內部冒出來的黑煙里面,她的整個子好像蛋糕一樣輕易地裂開,而且馬上就裂開到了部。拉克絲嘴里冒著唾沫泡,眼睛翻白,她被頭毀滅前所產生的快掀翻,全身都好像高了幾百次似的,失去控制的下身再次讓基薩徳看到愛大量涌出。

  黑斯把拉克絲房上的切口用手撐開,這只尤物里面充的脂肪團和各種管道,血管,乃至成腺組織都能看到,紅紅的一片軟,整只房顯得七八糟。黑斯這次不再用手術刀,他直接用手進拉克絲的房里面,糙的大手惡狠狠拖出了她的一大團腺組織和脂肪囊,放在拉克絲自己的肚皮上。

  拉克絲看著這團血淋淋的塊,原來自己起來那么舒服的東西就是這個啊,放在肚皮上看起來還真是難看呢。黑斯看到拉克絲裂開的房里涌出大量血,這才用手術刀把拉克絲的房連切下,只給她的口留下一個圓形的傷口。

  “平的感覺如何?”黑斯順手就把拉克絲的另外一個房連切下,拉克絲大喊幾聲,似乎在哀嘆自己真正成了一個“飛機場”她的表情讓基薩德和卡娜覺得更為興奮。

  黑斯把這只切下來的房拿給卡娜,后者接了過來,放在鼻子邊上聞了下,皺眉道:“又腥又臭,難以想象拉克絲小姐的子竟然是這種爛團!”

  卡娜故意把拉克絲的房放在地上,然后用腳后跟狠狠踩下,鮮血從燒焦的斷口涌出,房也變得更為蒼白。拉克絲看著自己那嬌羞的美現在變成了一團毫無美感的爛,這巨大的變化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但身體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快,她甚至還想要一次。

  “卡娜,差不多該拿出去了。”基薩徳指了指他們帶來的一個小袋子。

  “拉克絲小姐,我們要把分尸后的你帶出去可不能一次帶,我想你那些手下看到一個小包包的時候,不會懷疑你在里面吧?”

  基薩徳的想法極為惡,他讓卡娜把拉克絲割下來的一只斷腳在小包里面,然后就裝扮得像一個普通的嫖客,離開了這個房間。這做法不能不說相當高明,人員的正常進出還能偽造出里面一切正常的假象,特工們無論如何猜不到拉克絲正在被肢解。

  卡娜拿著包包出去了,黑斯趁機把拉克絲膝蓋以下的部位一塊一塊切下,就好像凌遲一樣。拉克絲的身體扭動不停,但無可奈何的是身體越來越小了,她現在是不可能站起來的。

  過了一會,卡娜回來時發現自己有了一大堆要分批運送。她正在裝包時,拉克絲努力說道:“卡娜,雖然你們贏了,但能不能聽我一個要求?”

  “有意思,聽聽吧,說。”卡娜回道。

  “我可不想死在黑斯這個小人刀下,你和基薩徳大人,能不能用特別屈辱的方法了結我?”

  拉克絲第一次用了哀求的口吻。

  “我特別想這樣…”拉克絲讓卡娜把她翻過來,出了她的眼和戶“這樣,讓你們兩人,各自拿著一把刀,從股和小里面進來,把我…求你們了,即使是到最后,我也想這樣試試。”

  她的臉紅得發燒,仿佛這就是一個多年的心愿似的,一個嬌滴滴的美人以這樣屈辱的方式死去,也算得上難堪了。

  卡娜看了看基薩徳,后者回道:“不錯,還真是符合拉克絲這種婦的死法,不過我們可不會讓你死的,我不會再上你的當。”

  這時,黑斯話道:“基薩徳大人,其實你們可以放心做,僅僅是出血的話,我可以馬上封住。”

  “好,那你來扶我!拉克絲這人,知道自己斷腳沒的樣子已經活不下去了,還想這么的主意!”

  基薩徳在黑斯的攙扶下走到拉克絲旁邊,他接過卡娜遞過來的匕首,這是一把真正的鋼刀,體里會出現一個血窟窿。基薩德見拉克絲一心求死,倒也不想節外生枝。

  卡娜把拉克絲立起來,然后她自己拿著刀對準了拉克絲的眼,基薩徳拿著刀對準了拉克絲的戶。

  “人,這一刀下去,你就再也不能做了,你還想要嗎?”

  “請用力,用力死我。”

  拉克絲渾身發抖,劇烈的快在身體里動。

  “喝!”基薩徳和卡娜兩人同時用力,鋒利的刀鋒散發著寒氣進了拉克絲的兩個溫熱的里,尖刀勢如破竹般地刺穿了她的腸子和子,拉克絲只聽見自己下體發出一聲輕輕的“噗”隨后就是一股排山倒海的復雜感覺。基薩徳甚至還順勢一轉,把拉克絲的道也切了一個大口子,徹底摧毀了這個人銷魂的功能。

  “啊!啊,啊啊!”拉克絲發出連續的慘叫,她的下體涌出一股鮮血,傷勢極為屈辱,堂堂一個大人物拉克絲竟然讓別人用匕首進了股和道,這種死法對于一個美女來說莫過于天大的諷刺。

  匕首從拉克絲的下體拔出,她的股和戶里同時出鮮血,下身的銷魂徹底變成了血窟窿,看上去極為嚇人。拉克絲面朝下癱倒在上,她能感到全身的力氣逐漸失,血里富含的素讓她保持在美妙的高狀態,這種高正在隨著血出,下體好像出了數不盡的水。

  拉克絲張大嘴巴,全身顫抖,長發散,紅潤的面色也迅速消褪。

  當然,基薩徳是不會讓拉克絲死的,他要非常微妙地把拉克絲置于不死不行但又不會馬上停止呼吸的地步,他相信自己可以取得這個艱苦的勝利。

  黑斯趕緊用手術刀割開拉克絲的肚皮,然后把匕首刺穿的子和腸子全部燒焦,這個過程又把拉克絲得激動不已。

  現在拉克絲的小腹已經打開,她的道在空氣中動不停,子頸和子后壁的破損處已經燒焦,僅存的腸子散地放在肚皮下面。

  “請大家注意看,這就是婦拉克絲吸引男人去的地方,哇,跟豬有什么區別呢?”

  拉克絲差點暈了過去,要是沒有后腦的鋼針的話。

  黑斯現在看上去紅光面,仿佛一個復仇成功的勝利者一般。他繼續用手術刀仔細地割下拉克絲的子道,卵巢和一堆腸子。最后,黑斯用雙手捏著拉克絲的兩片,他興奮地喊道:“老子很早就想這么干,一刀廢了你這個女人!”

  他一手用力劃下,拉克絲稚的兩片大和兩片小一起離開身體,漲大的核也一起變成了黑斯手中的玩物,這堆軟軟的已經很難分辨出原來的樣子。

  拉克絲殘缺的肚子弓了起來,正在高的部分被活生生割下,她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晶瑩的口水從嘴角下,聲嘶力竭。黑斯揚起手里的戰利品,他狠狠了一口空氣中飄著的味,那是粘著愛的私處燒焦了的味道,而且屬于那個讓人遐想的拉克絲!

  基薩徳松了一口氣,扭曲的臉竟然平和了一些,他覺得勝利已經拿到了,被折磨成這樣的拉克絲,即使不死,也沒法再以一個女人的身份生存下去,這對她來說是致命的。

  “黑斯,割開那個球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

  卡娜興奮地喊。

  黑斯把拉克絲被割下來的子拿在手里,這個血紅的組織現在還保持著倒梨形的樣子,那表面的血脈似乎還會抖動,渾身散發出一股血腥的熱氣。黑斯切開了拉克絲的子,這個器官的內部有著粉紅的絨壁,大量的體從器官里面出來,大概是男人進去的華以及拉克絲自己的水吧。

  黑斯把拉克絲這被切開的子到了她自己的嘴里“吃吧,女人!哈哈哈!”

  他緊接著又把拉克絲的卵巢切開,桌上一片狼藉,好似菜市場的類攤檔。

  拉克絲的肚子變得空空如也,卡娜下自己穿著的絲襪,扭成一團到里面,然后還吐了一口痰。

  “主人,我們是不是干脆殺了她?”

  基薩徳搖搖頭,說:“這可不行,她的心臟如果現在就停止跳動或者是片離開房間,我們肯定會被襲擊。至于這里面發生的情況,我剛才已經用試探過了,沒有視頻監控,看來這次我們可以完勝。我等著看你的訃告,拉克絲小姐。”

  基薩徳努力站了起來,身體搖搖晃晃著需要扶住椅背。他高興地說:“卡娜,我們慢慢把拉克絲小姐的碎塊運出去,即使她的醫生發現了都沒法拼接,留下她的軀干和頭部就行,手和舌頭也割掉,啊別忘了再把鼻子和耳朵也一并收下,我要帶著回…”

  基薩徳的話語突然停住,卡娜突然發現一股鮮血從基薩徳的太陽上涌出,他就像一木頭那樣傾斜然后倒下。默勒·基薩德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的死亡來得如此突然,他至死也沒發現自己錯在哪里。基薩德倒下的時候,一捆綁在身上的炸彈散了開來,原來他一早就準備了同歸于盡的裝備和想法。

  “這到底是!”“啪…”輕輕一聲,卡娜看到自己的心窩也出現了一個血口“是誰…”她的嘴里涌出一股腥氣,失去力氣的身體就好像垃圾那樣慢慢倒下。

  黑斯嚇壞了,他剛想蹲下去,但自己的肚子馬上中了一,整個人踉蹌著退后貼到墻上,劇痛襲來。這個親自給拉克絲開膛破肚的男人,最后的目光只看到拉克絲得意的笑容。

  過了一小會,一個紅頭發的美麗少女出現在拉克絲面前“哇,拉克絲小姐,我的尺度把握不錯吧,希望你滿意,嘻嘻。”

  來人正是娜瑪麗亞·霍克,她的右手拿著一把狙擊口還在冒著煙。

  “樓下三個鬼鬼祟祟的家伙已經追隨他們主人去了。”

  “太,太完美了…”拉克絲吐出自己的子人的微笑再次浮現,而且是發自內心的。

  “娜,我成功引出那兩人,你看我說的對吧。”

  “拉克絲小姐,你可真是個可怕的女人,而且還喜歡這種變態的游戲。你真的不怕基薩德把你殺了么?”

  “殺了我?以我對他的了解,他這樣謹慎的人不會貿然沖動,所有的規則我都給他設好了,他只會照著規則玩最保守的路線。而且這種隨時都可能被殺掉的感覺,還真是很刺哦。”

  “嘿嘿,你不怕我現在殺了你嗎?”

  娜把口對著了拉克絲。

  拉克絲不在乎地說:“娜,你怎么舍得殺了我呢,你最喜歡看我著身子,然后狠狠打到漏的樣子吧,救了我,以后經常給你這樣干,好不好?”

  “唉,我真服了你,你就不怕身體被打壞啊。算了,我還是趕緊把你送那個地方醫療吧。”

  娜把背到身后,準備動手去搬拉克絲。

  “等等,我還有一個請求,娜。”

  “還有?”

  “你看我現在的身子,已經沒用了吧,我一直想試試一件事。你把我攔斬斷,剁去腳手,然后裝在黑袋子里帶出去,這樣想起來好刺,也許一輩子就能體驗一次。”

  娜看了看拉克絲這殘缺不全的軀體,她的腳只剩下大腿,戶也已經消失不見,只有看著那張俏美的臉龐時還能想象到那個歌姬的美妙身段。她撿起基薩德的刀,笑著道:“那也好,能把拉克絲小姐碎尸萬段的機會,也不會多。”

  拉克絲的眼神又離了,她開始想象自己的身體分別裝在幾個袋子里的情景,那斷裂的下體不斷滲出血水,實在是難以想象的刺。對了,脖子后面那個裝置可不能拆,這可是保證在邊緣玩火的關鍵呢。

  一周之后,拉克絲躺在潔白的病上醒來,她旁邊的手術平臺上放著一具殘缺不全的女體,旁邊還散落著一些器官。戴著大口罩的醫生來到她面前,檢查了一下她的器官“拉克絲小姐,你的身體已經用克隆體完整更替了,現在你覺得正常嗎?”

  拉克絲動了一下手指,跟平時沒有區別,她又摸了摸自己的部,富有彈的感覺,頭依然那么感。拉克絲呼出一口氣,笑著道:“謝謝你醫生,我看沒有什么問題。”

  醫生拿起一個本子,念道:“根據手術前的判斷,克隆體的組織構成與你本人高度相似,存在輕微差異的神經系統按照手術前約定已經保留,大腦組織在新的身體里適應度完美,新的分泌系統循環成功,手術已經完成。”

  “嗯,謝謝。”拉克絲笑得如一朵花,她的手指在被子底下摸到了自己的私處,緊閉柔軟的觸感,就好像還沒開苞過的處女一般。她利用自己原本的身體玩了一個最為刺的游戲,同時擊斃了基薩德,殖民衛星事件中留下的克隆身體完成了最后一步,她都不得不佩服自己。

  娜走進病房,她看到拉克絲醒了,微笑著在兩步外站直。

  “拉克絲小姐,你覺得沒什么問題吧?”

  “沒問題哦,”拉克絲沖著她一笑“我恨不得待會就讓你檢查檢查呢。”

  “嗯嗯,我會跟真說一下的,以后這就是我們三人的秘密了。”娜儼然想獲得了一個專屬女奴似的。

  “對了,當時暈倒的那兩個人還在嗎?”

  “還在,我把那兩人關在下面,他們沒有問題。”

  “安排一下,我要跟他們聊聊。”

  半個小時后,全身穿著跟日常無異的拉克絲坐在了牢房的門口,她的面前是被囚了一周的鴨舌帽男子跟貌似拉克絲的女子菲莉。娜救下拉克絲的時候也順便把這兩人關起來,畢竟他們知道的東西有點多。

  拉克絲輕松地坐著,雙腳優雅地并攏后微微傾斜,她知道面前的兩人異常緊張,生怕自己會被滅口。

  “我想,”拉克絲開口道“你們繼續做原先的生意,我不會阻止你們。”

  鴨舌帽男子和菲莉同時抬起頭,他們對這種結果頗為意外。

  “但你們跟我一起渡過了那段時間,我們不是朋友也算得上人了吧?”拉克絲溫和地說。

  “我們以后不會再打擾你了,我保證。”鴨舌帽首先道歉。

  “你們能打擾我嗎?”拉克絲噗嗤一笑“我可要打擾你,我不但要你們繼續維持原來的生意,還想跟你們合作一下。”

  拉克絲能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兩人面面相覷,難道七天高的游戲還要繼續不成?兩人惑的心情全都寫在了臉上,拉克絲讓娜給他們拿了點水,等他們鎮定一下之后,她才繼續解釋。

  按照拉克絲的意思,從今往后拉克絲會以自己的身份給鴨舌帽這兩人提供協助,為了讓菲莉更有可信度,她會故意穿上菲莉穿過的內衣,然后在酒店里下,再安排狗仔隊偷到內衣。經過這樣的安排之后,拉克絲的粉絲們就會堅信,拉克絲確實是一個腳臭異常,擁有不符形象體味的大明星。

  “拉克絲小姐…我能問一下,這樣做的意義嗎?”鴨舌帽男子膽怯地發問道。

  “因為這樣做的話,我覺得粉絲們看我的目光會比較刺呢,你不覺得嗎?”

  拉克絲俏臉爬紅暈,繼續說道“如果有特殊的粉絲要求親眼看看,親手摸摸,我也可以假裝喝醉了哦。”

  “你這個女人,什么要求都能答應?”菲莉有點鄙視她的意思,但這樣的目光讓拉克絲覺得更為刺

  “我要你幫我腳,行不行?”

  “當然可以啦,以后我就是你們兩人的秘密小奴隸了,要多多空讓我快樂一下哦。”

  拉克絲發自內心地出笑容,粉紅的長發在背后不安分的甩動。

  的道路,從此開啟…

  【全書完】
上一章   克絲的隱秘生活   下一章 ( 沒有了 )
舂麗的故事兩代風情債我與63歲老日記我和妻子的事弟弟的女友我的母女花心悅誠服蒼莽之衛原始部落紀行奇怪的兒媳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隱居士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克絲的隱秘生活》第22章解體煉獄-全書及克絲的隱秘生活最新章節第22章解體煉獄-全書完在線閱讀,《克絲的隱秘生活(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克絲的隱秘生活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gdieqp.tw)
真人游戏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