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悟》第三回花社女春官三推鼎甲客籍男西子屢掇巍科及《風流悟》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風流悟  作者:坐花散人 書號:39885  時間:2017/9/8  字數:11170 
上一章   第三回 花社女春官三推鼎甲 客籍男西子屢掇巍科    下一章 ( → )
  第三回花社女官三推鼎甲客籍男西子屢掇巍科

  人分男女偏存,漫道風不可言。

  三百由來傳鄭衛,圣人深意莫輕論。

  傳曰:“男女居室,人之大輪。”又曰:“飲食男女,人之大存焉。”可見男女之,人有同心。故孔圣人亦曰:“吾未見好德如好。”孟夫子亦曰:“知好,則慕少艾。”即如大舜,他娶了娥皇、女英,后來南巡不返,崩于蒼梧、娥皇、女英思想他,哭的眼淚,漬在竹上,都成斑斑,這不是女相思的都頭。即如文王,配后妃,而未得的時節,至寤寐思服,輾轉反側,這不是男相思的領袖。然“相思”二字,出自大圣大賢,凡夫俗子未可輕冒。然亦不能輕冒,此是為何?大約男子有幾分才,然后可以慕有才之女,而有才的女,亦悅其慕我,于是彼此依慕而不得,則名曰:“相思”女子有幾分才,然后可以慕有才貌的男,而有才貌之男,亦愛其慕我,于是彼此慕而終不得,則名曰:“相思”若無才貌之男,無才之女,亦效顰而為,反側思服之態,這直謂之了。然有才有的男女,彼此思而不得,且思而終不得,則相處大是苦事,此亦出于萬不得已,而滴淚成血,郁情成病,原非古今佳人才子所樂從,亦非世間佳人才子所樂聞。故在下今述一佳人才子,慕而即得,不必相思,而能暢其所的,為看官們解一懷抱。

  話說福建建寧府有一人,姓王,名蘭,字畹香。父親是個甲科,只因幼孤,母親陸氏撫養,愛如珍寶一般。人材又生得紅面白,眼秀眉彎,就如粉捏成、玉琢就的。年紀到十五六歲上,聰明伶俐,大而詩詞歌賦,小而書畫琴棋,無件不曉,且無件不。一時無論大小男女,若認得王畹香一面,就道是有竅不俗的了。所以外邊稱慕他,起一綽號,叫做“賽西施”然雖如此,那王畹香自恃才貌無雙,未免傲睨起來,心上立個主意道:“朋友非有才有貌的,不與相;即有才貌,而非年紀相仿者,不與親密。”因此逐往業,通是建寧府一班美少年。

  那少年中,更有兩個出色的。他便與為至友。一個姓吳,名雅,字澹仙。那吳澹仙更是生得清秀精致,衣服穿來,件件香。穿上半年三個月,不一個折兒,不染一點污兒。俗人在座,他就尋個事故,一溜煙去了。一個姓韓,名璧,字連城。又是一個古怪的。他才貌不必說,喜清談靜坐,又酷愛花卉古董,家里收拾三間書室,題曰:“仙仙窩”窩中四時奇花異卉的盆景,排列庭;名畫古玩,排列屋。他二三知己外,不一人,只是閉了門,焚柱名香,烹壺香茶,展玩詩畫過日子。他兩個偏與畹香情投氣合。因此三人,你在我家談談,我在你家坐坐,真是寸步不離。

  忽一“仙仙窩”里牡丹盛開,韓連城留他兩個小酌。畹香道:“我們對名花飲美酒,不可無詩。”三人大家聯句起來,畹香道:“就是小弟占先起韻。”道:

  洛下清姿百卉王(畹),亭亭玉立群芳(連)

  籠翠袖嬌生影(澹),雨潤朱顏粉膩光(畹)

  一捻敢矜妃子靨(連),三旬如挹令公香(澹)

  東皇另有滋培在(畹),撥應教勝洛(連)

  三人聯畢,你贊我,我贊你。畹香道:“我今看起來,建寧偌大一府,其實求才貌兩擅的,再沒第四人了。今夜名花良月之下,我們結拜了兄弟何如?”連城道:“極妙,極妙!”于是跳起來,重整杯盤,向牡丹花下奠了酒,設了誓,各序年齡。畹香長連城一歲,連城與澹仙同庚,但澹仙十一月生,連城六月十五生,長五個月,于是畹香居長,連城居次,澹仙居末。挨次同在花前,拜了四拜,設誓道:“我們兄弟三人,自今始,不但生同居,死同袕,如貧富貴,出處患難,俱要同享,不可相背。如有背者,與俱亡。誓畢,那三人俱住在“仙仙窩”里。

  畹香道:“兩位老弟,我們這樣人才,自然為天下美女所愛的,但不可輕瀆了。后房,同要揀個極美的,倘本地沒有,不妨在他州外府去。”連城道:“有理。我正有個愿心,意要去完一完。”澹仙道:“二哥有什么愿心,我與你完成。”連城道:“有一個母舅,住在廣西潯州府,那潯州府風俗,與另處不同。別處男子尋女人,潯州府是女人尋男子的。他們更有個尋法,有趣得緊。”畹香道:“怎么有趣?”連城道:“他們閨女到十四五歲,要先尋個男子過癩。過癩了,然后每年間打扮了,到名山勝行游玩,到尼姑庵里燒香,廣采輿論,定個高下。才貌兼絕的,定為狀元;才貌全的,定為榜眼、探花;有才無貌,有貌無才的,挨次俱為散進士。先定了,然后擇婿匹配他。他們擇婿,更有個擇法。一年間,結三個社,正月十五叫梅花社,二月十五叫做桃花社,四月十五叫做蘭花社。正月十五梅花社里,合成美女,俱在尼姑庵里,以燒香為名,選看燒香的男子。其時先聘幾個少年孀婦為房師,極美者為大主試。這些少年男子,曉得的俱來挨擠女人,還中了,即著丫環請去。在尼姑庵里,原各分了房,先試外才,繼試內才,得意了,然后送與大主考再試。又得意了,即記上題名錄,定個高下,以俟三月十五桃花社再考。那桃花社更妙,合城美女依然來尼姑庵里燒香,那些美貌才子選過的不消說,還有不選的,依然混在中間挨擠,以憑美女的眼力再選。選中了,依然又請去。其時先選定幾個名為房師,以才雙絕的為大主考,亦各在尼姑庵里分房,先試外才,繼試內才,俱無嫌了,然后送與大總裁,逐一再試。又無嫌了,那時大總裁即各送一物,或金扇、汗巾之類為贄,依然記上題名錄,定了第一、第二,以俟四月十五蘭花社會合。蘭花社比前兩社不同。這次合城美女,到尼姑庵燒香,俱同了母親及前兩社的大主考房師來。那時這些已選中的男子,俱打扮得齊齊整整來候。其時大總裁即著丫環請進到各尼姑房里,狀元會狀元,榜眼會榜眼,依次先會過,然后歸家行聘成婚。這是極妙的,我們要個美女為,豈可不去。”畹香與澹仙俱手舞足蹈起來,道:“有這樣趣事,怎么不急去?我們如今就去,也還可以趕得來年社會。難道我們兄弟三個去,不俱奪他鼎甲來受用受用么!”于是三人議定,各收拾行李在一處,在家只說到廣西販藥材來賣,家里俱信為實言,俱有一二百金一個作本錢。那韓連城道:“我兼去望望母舅。”三個人喚了船,別了家人,一路竟望廣西進發。

  曉行夜宿,不上半月,到了廣西地面。連城上崖即去尋這母舅。那母舅姓劉,名輝,字吉光。他見外甥來望他,喜出望外,道:“外甥,我想得你緊,合家俱好么?你為什么到這里來?”韓連城道:“同兩個結義兄弟,來這里買些貨物,特來望望母舅。”吉光道:“兩位尊姓?”連城與他兩個通了姓名,吉光道:“就是尊友,也不消尋寓,竟住在家下罷。家下有一小園,在城北,幽雅可若,送茶飯又便”二人謝道:“極承雅愛,住園只得要叨擾了。至于盤盡有,不消費心。只是買貨要相煩來看看,并玩耍處,亦煩指引一指引。”劉吉光笑道:“這個容易。”當夜吉光備個夜飯請他三個,因問連城向來些家常,并講些閑話。見他三個言詞瀟灑,面貌豐麗,笑道:“三位這樣美少年,怎么出外擋風冒雨的做客?”又笑道:“可不聞少不入廣的話么!”王畹香也笑道:“因不信這句,偏要試試。”吉光笑道:“當真要試,我這里有個試的所在,似三位美貌,早晚出入要小心,不要在街坊幽僻處闖一闖,就要闖入魂陣里去,就出而不能了哩。”原來本地男人,有幾分才貌的,俱已入了社,人人曉得,不必說了。若有未入社的,這些社中諸女,使人各處緝訪,更使舊主試立個遺珠社,專收此等男人,俟來年社考定,以便匹配的。其未入社之先,但憑舊房師主試,考試玩耍,所以吉光叮嚀這句,不想三個少年心,正要他們收去。正是:

  安排香餌釣金魚,誰識金魚愛香餌。

  當時三人安放了行李,隨略買了幾件上細藥材,吃了飯,就在街坊上東闖西闖。不道闖到一個所在,只見半村半野,一帶垂柳新荷,荷池邊出一座朱樓,樓上紗窗開處,珠簾半鉤,下倚著一個極麗的婦人。年可二十左右,且自生得有沉魚落雁之容:

  牡丹頭,如云高聳。蝴蝶鬢,似翼低垂。松花倩軟紗衣,一捏身材斜倚。嬌滴滴,秋波一點。翠彎彎,淺黛雙歌。尖尖玉手傍香腮,怎不教人心醉。

  卻說婦人見了三人,似驚駭的一般,只顧斜著俏眼兒看。三人見了,踱來踱去,也似個螞蟻嗅著香酥,沒法的看個不了。不道少頃,只見樓上忽拋下一條大紅綢紗汗巾兒來,三人飛也似去拾。你扯我奪,樓上看了,大笑開口道:“不消奪。”又拋兩條下來,大家搶一條來袖了。那個樓窗里的婦人,就不見了。三人正急得沒法,只見下邊角門開處,走出一個丫環來道:“娘娘請三位相公說話。”三個如聞將令,即隨了丫環就走,走到門里去,一看卻是一個花園。進了門,一帶竹屏,走過竹屏,就是三間亭子。亭子中間,名花古玩甚是齊整,四邊俱種無數名種菊花,花上俱有小牙牌,記著花名,亭前有蒼松翠竹,木樨棚葡萄架,映帶左右。亭邊即接一座朱樓,四面珠簾繡幔,珊瑚鉤子鉤了。

  三人方才坐定,只見樓上這女子下來相見,道了萬福,看了坐,又有兩個青衫子、發覆額的丫環,捧四鐘茶來吃。那女子就對王畹香道:“相公高姓,尊居那里?”畹香道:“小生叫王畹香,住在建寧府。前因同這兩位結義兄弟,這一位叫韓連城,那一位叫吳澹仙,在貴鄉學做客。”那女子道:“可知奴家從不曾識荊。”韓連城開口道:“娘娘尊姓?小生三個是異鄉人,敢蒙錯愛,又承雅貺。”女子道:“奴家姓張,字靜芳,因前歲同社中姊妹推奴家做個大總裁,奴家也選過了本地多少美少年,已一一配與閨秀去了。其落選的,時在這里鉆刺,希圖下年再選。奴家正恐遺珠難盡,特建此樓,名曰“采珠樓”在樓不時細閱。適才見三位郎君風俊雅,卻又從未曾見,惟恐失了,所以先送一個贄兒,又著丫環相請一會,以為來年社中鼎甲之地。”三人謙遜了一回。靜芳笑道:“男子家不必是這等說,請到樓下點。”只見請到樓下,繡簾珠箔,金鼎牙,又是一番光景。吃了點心,便喚了丫環,低低道:“取端硯玉版箋、兔毫筆、清煙墨過來。”開口道:“奴家素極喜的,是細種菊花,所以今年收拾得幾種,惟有金雀翎、水晶球、二喬。這三種尤覺有趣可愛,奴家看相公們如此秀雅,必善詠,意借此三種未開之花,先各求教一首,以慰渴懷,未識尊意肯賜教否?”三人道:“只是俚言斧,貽笑大方耳。”又謙遜了一回。畹香道:“我們先占個鬮兒,各做一種。”王畹香先拈了金雀翎,他即援筆寫道:

  拂云黃鶴羽蹁躚,偶落東籬破曉煙。

  未向西風斗霜葉,清姿已許傍金鈿。

  那韓連城拈了水晶球,他也不假思索題道:

  滾滾秋風起素塵,清芳誤惹白衣人。

  簾前好護團團玉,拋與籬邊晉逸民。

  那吳澹仙拈了二喬,他亦一揮而就道:

  漢家銅雀已荒臺,陶氏庭前著意栽。

  一樣秋光兩奇絕,雙雙俏待霜開。

  三人寫完,將玉版箋送與靜芳。靜芳逐首細細看了一遍,不覺大聲的贊道:“真好詩!清新俊逸的,是王孟陶杜一。歷年花社中,那里有如此鼎甲么?來歲鼎甲,隨你那個奪不過三位了。只是不知那個閨秀造化哩。”因道:“奴家得了三位奇才,不敢獨叨諸美。”隨喚丫環低聲道:“如此如此說。”

  只見丫環去了半晌,兩乘轎子抬兩個美人來到,比靜芳更有一種綽約可愛,與三人各相見了。靜芳歡笑道:“人才難得,不道漏卻如許明珠。”二女笑道:“靜娘不枉社中必要推你做個大總裁,收錄遺才,這樣用心。”靜芳也不說別話,忙將玉版箋與二女道:“你看,年貌不必說了,即這詩與楷法,那一樣不該第一,不是夸口說,即歷年來,那一個鼎甲的才貌,趕得這三位的腳兒。”那二女見靜芳如此贊法,即同去細看了,也嘖嘖稱贊道:“果然靜娘有眼力。前年鼎甲,那能如此。”三人因他們贊得高興,便先問道:“二位娘娘尊姓?”靜芳道:“這位姓朱,字文娟;那位姓錢,字玉蓉。他兩位就是上年副主考。今得了三位,特請他們來,大家賞鑒一賞鑒。”那朱、錢二女,各問了三人姓名道:“我們閱人多矣,從未見這等絕世的才貌。”又道:“不知明年那個閨秀造化哩!”于是三女請三人到采珠樓上去,安排美饌,斟著香醪,論技談心,猜拳行令。王畹香有興道:“待我歌個草歌兒,你們聽。”張靜芳道:“奴家吹個簫兒合你。”畹香笑道:“要你合合兒好。”靜芳會意,笑笑道:“呈丑無妨。”畹香歌道:

  俏冤家,我愛你的龐兒俊。去了來,來了去,挨得我腿兒疼。卻誰知那多嬌,一見心先訂。儂愛我聰明,我愛儂風韻,兩下里牽情,也將好向門前等一等。

  于是張靜芳一眼瞅定畹香,韓連城攜了文娟,吳澹仙攜了玉蓉,各到采珠樓下別室里去了。三對兒,各自云雨,顛鸞倒鳳,美滿幽香,自不必說。

  卻說酣睡了一夜,明起身,張靜芳看了王畹香,只管垂淚。畹香忙捧住他道:“這是為何?”靜芳道:“你如此才貌,我安心愿為你的侍妾,怎得你肯收我。”畹香道:“我尚未娶,我之夙愿,要于閨秀中擇一才貌兼全的。如今閨女不可得,如娘娘這般美貌也罷了,有什么不肯。”靜芳道:“不是這等說。我昨收你,本為明年閨秀選才擇配。我選了你,少不得有一絕閨女與你為正室,但我雖是鬼,從來未曾生育,還可比于閨女。倘蒙不棄,收為側室,幸也何如。”看官們,你道他為何如此說?原來廣西風俗,孀婦通謂之鬼,即轉嫁,再無人要的。所以這些少年有貌的,俱在花社謀做房師主試鬼混,以為閨女匹配的撮合山。畹香聽了,道:“我得閨女相配,你就是我大恩人了,怎舍得不收你。”靜芳得畹香許了這句,方才收淚歡喜。卻說文娟、玉蓉二個,與連城、澹仙各酣睡了一夜,起身同來見了靜芳、畹香,各自微笑。靜芳道:“昨我一上得了三個奇才,別后試期尚遠,我們三個輪作東相聚。”畹香道:’我們也要不時會會的。”于是靜芳一心要覓絕閨秀與畹香,收自己為側室。不題。

  且說光陰倏忽,不覺臘盡回。只聽外邊眾人紛紛議論道:“新年里,閨秀狀元,已定名喚情仙,榜眼名喚碧蕭,探花名喚輕紅。那王畹香三人,忙去問張靜芳,靜芳道:“新年里在大佛寺里燒香,那情仙小姐,真有沉魚落雁之容,碧蕭、輕紅兩位,更飄逸麗,眾口一詞,無不道是絕了。但不知那個兒郎造化。”又有名倩娘、瓊娘、惠娘三個,試他才學,又且詩賦兼美,我今再謀得目下梅花社大會,這情仙三個,就穩穩配你三個的了。”于是鬼錢玉蓉朱文娟各處稱揚道:“張靜芳果然眼力明,采珠樓上得個遺珠,教做‘賽西施’,真正二十分才貌。”各鄉大家富室,聽這一片言語,就同推張靜芳復為主考。那朱、錢二女子,靜芳原派他為副主考。正月十五圓通庵里,只見人山人海,這些少年擁擠。少頃只見無數轎子,通是濃妝淡抹,一班俊俏婦人,進了庵燒了香,各各尼姑接進去坐在小樓上,倚窗觀看男人。王畹香三個立在人叢里,觀看女人。只見人叢里三個丫環,持了三把金扇,送與三人道:“相公請進去。”他三人不問情由,隨著就走。走到一個小園兒,見幾個俊俏婦人,看著三人笑道:“果然賽過西施,詠菊花詩又絕,內才不消試了。”竟攜了三人到庵,各自進房去了。少頃,竟各送至大主考、副主房里去。外邊聞得免試內才的話,就揚言道:“今年考試才多遺,鼎甲本地一名不取,三名俱是客籍;又主試徇私,免試內才,難道我們本地閨秀,偏與別處人匹配?”因此外邊人言滔滔,或有的道主試先與他有私;或有的道須換主試再考。甚至有一班不曾與選的少年,要打進去。靜芳說了道:“另再考,各人面試就是,不必羅唣!”一時幾個鄉紳道:“不是這等說。有一法在此,到三月十五桃花社大會,要在名中再推一人為大總裁,選一選,他們終是廣見多聞些。若果才貌雙絕,就是客籍也不妨。”

  于是到三月十五,果然又有無數女到庵,眾人依舊挨擠。畹香三人恃才貌,落得再看女人作樂。誰知女先推定三個名為主考,一個名喚蓮生,他是名中狀元,今取了大總裁;一個名喚緗文,一個名喚純仙,他兩個為副主考。這些眾女,一哄多到樓中觀看,從公選關人才。那知王畹香、韓連城、吳澹仙,三個在眾人中直綻出來,那些女定晴一看,忙著丫環來請。他三個故意慢慢的踱將去。眾女看他們臉皮,無不嘖嘖稱贊。及到樓下,各人相見了,眾女爭先攜三人到房中,試其外才。試畢,連忙各送與三位主考。那蓮生與緗文、純仙各相見了,蓮生道:“請問三位尊姓大名?”畹香道:“小生姓王,字畹香。這位姓韓,字連城。那位姓吳,字澹仙。俱是我的結義兄弟。”蓮生大驚道:“可就是靜芳娘娘采珠樓所得的賽西施么?”韓連城笑道:“這就是王大哥的雅號。”蓮生道:“怪道梅花社里,本地無人奪得他過。”因對緗文、純仙道:“若要從公定鼎甲,這三位斷然不可移易了。只是前道不曾試得內才,以至輿論不服。如今明知三位是大才,只得也要請教一二,以便寫定題名錄。”三人道:“既如此,請個題目。”蓮生道:“求教個索郎歌罷。”取出三張紙條來,一個是索紅粉,王畹香即援筆寫道:

  君言花勝人,人今去花近。寄語落花風,莫吹花落盡。作勝花妝,從郎索紅粉。

  一個紙條是索花燭,韓連城看了,也援筆寫云:

  為愛風光,偏憎良夜從。曼眼畹中嬌,相看無厭足。惟情不耐眠,從郎索紅燭。

  一個紙條是索紅枕,吳澹仙看了,也援筆寫云:

  蘭房下翠幃,蓮帳舒鴛錦。惟情宜早暢,密意須同寢。共作綿,從郎索花枕。

  三人寫完,遂同送與蓮生看,道:“呈丑。”蓮生拉緗文、純仙同看,看了大贊道:“莫說今年,就是歷來那里有如此才貌雙絕的?”三人又扯三個到小閣里去復試,試完,笑道:“明到蘭花社里去,少不得還要我們幫襯。”原來蘭花社,是定期四月十五的。是社會,俱是大人家閨秀向已考定了鼎甲,題名位次。是來,又復閱了梅花、桃花兩社,所定的鼎甲。即憑兩社主考,及女主考,做個撮合山。狀元配狀元,榜眼配榜眼。是詩作賦,大人家,俱領著女兒出來,看女婿成親會合,討了喜,然后回家去送聘,再擇吉成親。這是風俗不說。王畹香三人,巴不得到四月十五,要看閨秀狀元,并榜眼探花如何妙的,共成姻事。

  卻說張靜芳,打聽得桃花社里,依舊原選了王畹香等三人,他快活得了不得,即忙備了四個盒子,去望閨秀狀元情仙。那情仙行年一十六歲,父親也是部內官。他生得異樣風,異樣麗。見了靜芳,相見了。情仙開口道:“可就是住在采珠樓上的靜娘么?”芳道:“正是。因說向在采珠樓,拾得遺珠王畹香,今年社中選中了鼎甲,明小姐去看,可試我識人才的眼兒好不好。”情仙道:“我也聞得比往年大是不同,這多虧靜娘留心,所以得這樣奇才。”靜芳謙遜了一回,且道:“奴家特有句不識進退的話,要先告過小姐。”情仙道:“但說不妨。”靜芳道:“今年鼎甲在采珠樓上,已面許收奴為偏房,因此奴家極力薦他,做個鼎甲。如今自然匹配小姐,所以今先來稟明,后以便一處,不知小姐肯收奴家否?”情仙道:“若果然才貌雙絕,我也情愿收你一處,以順其心意。”靜芳見允了,拜謝去了。

  于是光陰如箭,不覺又到四月十五。是情仙果然打扮得分外齊整,到了圓通庵。少頃,碧蕭、輕紅齊到,俱先坐在高柢上。王畹香三人,飄飄然走來,立在樓前。情仙輩看見了,心下轉道:“怎么有這樣俊俏男子,我們本地那里來?”少頃,只見倩娘、瓊娘、惠娘,與蓮生、緗文、純仙俱到了。上樓齊笑道:“這個門生收得好么?”情仙三個俱各點點頭。于是三個母親,俱各在頭上拔下一只金簪,叫倩娘、蓮生送與三人為定,三人俱拜謝受了。蓮生道:“如今請到樓下坐。”只見情仙與輕紅、碧蕭私議道:“我們若不先兩詩,教他和韻,他們便看得我們輕忽了。如今且不許他到樓上來。”叫丫環各將文房四寶,拿到下邊,倩娘、蓮生看見道:“小姐要先親試你們的內才了。”少頃,只見又有三個丫環,各持花箋一幅,上寫兩行字,一行道偶題蘭花,求足來韻。情仙寫道:

  宜作幽人危偏生王者香。

  王畹香不假思索,即續二句云:

  所居在空谷,清質異群芳。

  碧蕭寫道:

  天賦三湘種,人矜九畹香。

  韓連城見了即續云:

  幽姿迥俗,逸藹孤芳。

  輕紅寫道:

  葉舞高低翠,花飛次第香。

  吳澹仙見了,亦即援筆一揮道:

  春風過楚澤,燕尾剪幽芳。

  三人續完,倩娘、蓮生即捧著,送與情仙、碧蕭、輕紅看了,口中嘖嘖的道:“美才,美才。”只見蓮生、倩娘忙拉他三個,各到一個小小閣兒上坐著。然后先請王畹香,到情仙面前,兩個各施了禮。倩娘道:“真正一個是佳人中絕代才子,一個是才子中絕代佳人,再沒有這對兒配得好了。”情仙與畹香兩個,你看我,我看你,大家心上喜歡得緊。蓮生即將門兒反鎖著,笑道:“少停來討謝媒喜紅。”兩個又拉瓊娘、惠娘、緗文、純仙,與連城、澹仙、碧蕭、輕紅撮合去了。

  卻說王畹香笑嘻嘻,就去攜了情仙的手,情仙低聲道:“君今年幾歲了?”畹香道“十八。”畹香道:“小姐貴庚?”情仙道:“十六。”情仙道:“你是那里人?”畹香道:“建寧俯。”又道:“尊人做什么的?”畹香道:“也是科甲。因早亡了,所以小生同兩個小友來生理,一則聞得社中應試,定聘有趣,來觀觀場,不道有緣得遇小姐。”情仙道:“千里相,果是有緣。”畹香就去搿了情仙,做個呂字,情仙低頭不語,終是閨秀身分,但憑畹香鼓。畹香亦善惜玉憐香,嬌啼婉轉,美滿幽香,是不必說。那畹香事完,忙將汗巾一條,金挑牙一事,遞與情仙。情仙即在手中勒一金手記,帶在畹香指上。兩個息未定,只見蓮生、倩娘兩個開門討喜,一個竟在情仙袖里一摸,將金桃牙汗巾摸去;一個見畹香手上手記,即便探去。畹香忙來奪時,他道:“我們去回復,異成親后還你。”原來廣西鄉方,于是奪了表記去,直待送了聘,做了親,然后備了四盒禮,并封了月老禮金,兩個新人上門,親自取贖的。那情仙的母親,得了女婿,一天欣喜,同情仙回去了。

  那連城、澹仙,一般也是這樣成事,遂同王畹香到寓所去,商議道:“我們三個人得了幾個佳人,又定得一頭絕妙親事,可不是天從人愿么。只是如今要一樣送聘成親,在客邊那得這許多銀子使費?”正在這里要與劉吉光借代措處,不道外邊有三乘轎子來說,是要見王畹香三人的。他們即出去一看,乃是張靜芳、朱文娟、錢玉蓉。因靜芳一心要做畹香的偏房,攛掇朱、錢二人同耒,各贈一百兩銀子。玉蓉來不及,又是靜芳湊足。當時三個共來道:“恭喜,恭喜,我們三人送些薄禮,助你成事。但前言決不可失約。”那王畹香道:“這個自然。”連城、澹仙也一般應允了。誰知事有不測,至期送了聘,連城、澹仙與碧蕭、輕紅,俱做了親,將文娟、玉蓉各收來做了偏房。獨有情仙父親楊工部,他為前督造皇陵,壞了圣旨,扭解來京,并拿家屬,聽候發落。是正要準備做親,只見縣官來到家里拿人,一家門嚇得魄散魂飛,啼啼哭哭,俱提去上了刑具,限即起身,將親事二字,撇在九霄云外。急得王畹香無法可處,惟有捶嘆氣。

  卻說張靜芳得知,忙來與王畹香道:“情仙此去,必無好光景,我有個道理,我去代他,省得憂壞了他的身子,又愁壞了你的身子。我更有個道理,出了楊工部,那時回來,與你相見未遲。”王畹得道:“好便極好,只是難為了你,我又放你不下。”靜芳道:“不妨,你隨我來。”他竟到校尉船邊,先將銀八十兩,送與校尉,然后跪了細稟道:“老爺在上,小婦女乃是楊工部的嫡女兒。”指著情仙道:“這個其實是代我的下奴。他今有病,恐路上當不起風霜死了,在老爺少了一名欽犯,反費老爺清心,況父母年老在途,小婦女也要親自看他,方放心得下。”那校尉得了銀子,就道:“罪不及拿。目下離去,不久自然放回的,你既自要去,放心前去,我們也不難為你。”當下即替情仙帶上刑具,就私囑情仙道:“如今路上同王畹香就到他寓所,草草成親罷。后我若得回來,同住一處。”情仙道:“只是難為你,我心上不安,此恩如何報得。”兩個哭別了。

  那楊工部夫,見靜芳來替他女兒,心上甚是驚駭,又不好明言。只見張靜芳私自來見楊工部,道:“我來代你女兒,一則為玉成王畹香親事,二則要尋個機會救你老人家回去。”楊工部見說救他,便謝道:“難得你這樣俠氣女子,只是如何救得我?”靜芳道:“我已思量一策在此,我只要你老夫人百金的好首飾,我就救你了。”那老夫人就接口道:“這盡有,若救得我兩人回去,便是重生父母了。”靜芳道:“不妨,不妨,拿來。”于是那老夫人帶來的,盡放在靜芳里,靜芳道:“我先去京中與你打點。”楊工部道:“好去好回。”夫兩人心上又感激他,又疑惑他舉動來得詫異,不知是真是假。只見靜芳將銀子買囑校尉,求放刑具,先到京去了。他兩個又行了半月余,到了京中,說圣旨已有寬的消息了。及至到三法同去問,只見紛紛的說,皇陵損壞一案,這些工部官員俱削職為民,放歸田里了。楊工部得了這個消息,不勝欣喜,但不知甚么緣故?倒尋了一個寓,在京將息幾時,慢慢回家。

  忽一,見張靜芳來道:“到了么?如今還要貓兒眼一粒,只少得三十金了。”楊工部道:“卻是謂何?”靜芳道:“我先到京打聽,這本是工科給事,動壞老爺的。那給事是周閣老的門生,圣上一憑周閣老票本。我又打聽得周閣老極聽一新納愛妾說話,那新如夫人最愛簪釵首飾,被我竟到周家門上,用了五兩銀子,一個老蒼頭直領我進去。只說兌首飾的。牙婆見了,他就將這些首飾送他,他見了心歡喜道:‘怎么無功食祿,好受你的。’又道:“那簪兒上,只少貓兒眼一粒。’我道:‘夫人若能納我父親白了冤,小婦女立刻買來送進。’他道:‘為甚事來。’我哭道:‘父親楊工部,年老在家,皇陵久損壞,這是匠人之故,被工科給事一本提問,若夫人在周老爺面前討個方便,我得老人家回鄉,感激不盡了。’那如夫人道:‘即如此,我與你說就是。’少頃,周閣老回朝,那如夫人細細說了,因笑笑道:‘便總找我,這幾件首飾肯也不肯。’周閣老道:‘既如此,明票個著削職為民,不究他罷了。’那如夫人回復了我,我如今要兌貓兒眼與他,還少三十兩銀子,不可失信與他。”那楊工部聽了,納頭拜謝道:“你不是假女兒,直是真真我的娘了。”千恩萬謝,兌銀與他。靜芳即走去兌來送進,完了這樁事。于是喚船同楊工部夫兩人回家。

  那情仙與王畹香在寓中,成親之后,望京中消息,求神問卜。只見一月,張靜芳依然同老夫兩個回家,細說放回緣故,兩人喜出望外。情仙對父母道:“我如今無以為報,情愿讓正室與他。”靜芳道:“這等到不安了。”楊工部道:“這個報你的恩,也不為過。”靜芳那里肯,于是你推我讓個不了。靜芳道:“如今我你外面有偏正之分,里面只當姊妹過就是了。”于是始得相安。

  外邊一時又哄動,靜芳出看,見蓮生、倩娘俱來候問。王畹香原與他們通過一言的,且情仙又感激座師,并留他做了二娘、三娘,兩人也欣然從命。王畹香道:“是則是。當時我原與韓、吳兩義弟說,誓要一樣的,我不可獨享四美。必得連這緗文、純仙,并瓊娘、惠娘,一齊都嫁了韓、吳兩弟,我方才過得去。”又是張靜芳說合,慫恿他成就了。于是三個美男,配了十二個美女,后來各人生了兒子,互相連姻,遂成秦晉,一時傳為異聞美事云。
上一章   風流悟   下一章 ( → )
八段錦東游記爭舂園桃花扇綠野仙蹤狐貍緣全傳宮女卷蕩寇志北游記幻中游巧聯珠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坐花散人最新創作的免費歷史小說《風流悟》第三回 花社女春官三推鼎及風流悟最新章節第三回 花社女春官三推鼎甲 客在線閱讀,《風流悟(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風流悟的免費歷史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gdieqp.tw)
真人游戏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