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月梅》第24回說兵機無心得佳偶設險伏有志建奇功及《雪月梅》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雪月梅  作者:陳朗 書號:39870  時間:2017/9/8  字數:5263 
上一章   第24回 說兵機無心得佳偶 設險伏有志建奇功    下一章 ( → )
  且說這秋英被鐃鉤拖翻大吃一驚,恐是遇著短路劫賊,后來聽得說送到老爺那里去發落,想必是個守夜的巡兵,及到了船邊見艙里走出十數個貫甲持戈的兵來,知是官船,便放心不懼。

  原來這船卻是殷勇的哨船。這地名叫做孟河港,卻是崇明、太倉兩處出入海口的要道。殷勇卻只管轄得三百六十名官兵,雖有總制令箭可調汛兵,因知袁游擊已與李更良合后會剿,無兵可調。自揣眾寡不敵,因想參游兩營之兵合計三千有余,會剿倭奴諒可必勝,倭奴一敗必從此出口,正好截殺,因此把這三百名兵分為十隊,據險埋伏在蘆葦叢莽之中。口內各銜哨子為號,準備黑夜廝殺,每一隊用鳥銃十桿、鈞鐮十桿、大砍刀十柄,一聲炮響,四下接應。又恐有細出沒沿路,另派巡兵伏于大小要道,晝夜哨探防守,自己亦不卸甲。

  這夜巡兵把兩個婦女帶進艙來,殷勇看時,一個年老婦人,一個青年女子,因問道:“你們為何黑夜行走?”只見那老婦答道:“我們是逃避倭寇的,間不敢行走。”殷勇道:“如今倭寇四散屯扎,你們待逃往那里去?”老婦道:“老身自有親戚相投,只是這個女子是在路上遇著的,他已無家可奔。如今遇著老爺,便是他終身造化,只求將他收下,保全他一條性命,老身也省得路上累贅。”殷勇看那女子雖然蓬首垢衣,地掩不住他那容光秀麗,因想若不收留恐遭賊害,便道:“你何不用他在此,等平靜了差人送你們回家如何?”老婦人道:“我自有安身處所,不消老爺費心,只要將他收下,我便放心了。”因對秋英道:“你安心在此,只不要忘記我的言語。”說畢轉身便走。秋英卻待要拉住他時,早已走出艙外,殷勇即吩咐巡兵將他送出大路。

  這巡兵才答應了出來,已不見了那老母的蹤跡。眾人吃驚道:“分明才走出艙,怎么就不見了?奇怪!奇怪!”因回稟了本官,殷勇便問秋英道:“這個老人家,你在何處遇著的?可曉得他居住姓氏么?”秋英道:“曾問過他,他說娘家姓宣,夫家姓何,原是山東人,到這里來探望親戚,說他有個女兒許在這里金陵岑家,想必就是他親戚了。”殷勇又問:“你是從那里逃來的?”秋英卻將崇明如何失守,合城如何被害,今早如何刺殺倭奴逃走,如何見官兵敗績躲入荷池,又如何上岸、餓倒,遇著這姆姆救他同來的情節,細細說了一遍,殷勇聽了驚訝道:“看你不出,竟有如此膽量!但崇明到此有百十余里,你如何走得半夜便能到此?如此看來,這老母決非凡人了。既說有這金陵岑姓,且慢慢妨查。”因道:“你且坐下說這倭中情狀如何?”秋英也不推辭,就在傍坐下,因說:“這倭奴狡猾兇殘,大約攻破城池先肆擄掠。那年老者,不分男女,殺戮無存。把那些少壯男人驅在一處,遇著官兵到來先驅使沖陣,倭奴卻伏在背后,有回顧者即行砍殺。官兵不分青白,銃矢石齊發,殺的卻是些無辜百姓,還刈了頭去冒功請賞。這些倭奴卻四分五落避開,待官兵銳氣已過,他卻四下呼嘯合圍攏來,官軍十場九敗。因此,這些倭奴藐視官軍,全無畏懼。但其最貪,又無紀律,往往伙內分財不均便自相殘殺。老爺用兵當以智取,不可力敵。”這一席話說得殷勇心敬服,道:“你有如此才智,勝過男兒十倍。但此處正當要害,早晚恐有廝殺,不便留你,你且吃些飲食,到五更送你到留河署中暫住,平靜后再作計較。”當下給與了些干糧,在后梢艙少歇。到五鼓時,即著兩個老誠伴當由水路護送回署。這秋英見殷勇是個年少英雄,心下也十分有意。這話暫且不提。

  且說那李參將與袁游擊兩個不敢進倭寇,推說在要道把守截他歸路,其實是心寒膽怯畏懼鋒。誰知卻被趙天王使混江鰍江七暗約城內倭奴從半夜兩下劫營,殺得官兵大敗。次,二將聚集敗兵息未定,又被倭奴四下合圍攏來,刀飛血濺,又大敗了一陣。袁游擊舍命力敵。李更良卻身帶重傷而逃,卻被赤鳳兒同江七緊緊追來。正在危機,只聽煥聲震天,一彪官軍從斜側里云飛電掣而來。原來卻是黃總制得了飛報,有效期中軍副總鎮陳奇文率領兵三千前來救應,正遇赤鳳兒追趕李更良到來,遂截住大殺一陣。這赤鳳兒與江七只帶得五七百倭兵,不防這在到來一沖,殺得星散云落;卻得趙天王同就地滾江五夫率領大隊到來接應,又混戰了一陣。江五、江七見官兵勢大,招呼趙天王奪路往廟灣而走。陳奇文聽得東南角上殺聲震天,知是袁被困,即分兵一半著中軍守備金尚忠追趕趙天王,自率官兵前來救應。

  卻說這袁見孛更良帶傷而逃,支持不住,也要逃脫,不料被倭寇四下圍住不能身。正在十分危急,幸得陳副總救兵到來,軍勢復振,內外夾攻,倭寇抵敵不住,又見趙天王大隊已走,沒了領頭其勢已孤,呼嘯一聲齊奔孟河而逃。陳副總同袁游擊率兵隨后趕來。這千余倭寇除被官兵砍殺了三分之一,所剩七百余人一來趕得心慌,二來沒了江五弟兄的引導,只顧往前奔,恰恰往孟河港這條路上奔來,已是起更時分,卻被殷勇伏兵等個正著。這邊官兵趕到,黃昏時候,見道路叢雜,又無星月,對面看不見人影,陳副總恐黑夜難以攻擊,又恐倭寇有埋伏接應,因下令且揀平曠處扎住營寨。

  這群倭見后面沒了追兵,遂放心連放奔逃。卻又見四下里蘆葦叢雜,道路簽署曲,正不知那一條是出路。正在黑摸,只聽得蘆葦中一聲炮響,十隊伏后鳥銃齊發,從四下里打來。倭奴無路怞,自相踐踏。又見四下里蘆葦一時燒著,煙火沖天。那火光中拋勇左手執一條鐵锏,右手執一口鋼刀,奮勇當先,率領這十隊伏兵,長大刀著地卷來,殺得倭奴四下竄。帶落河內并煙火中燒死者不知其數,七百余倭寇竟不曾逃了一個。及至陳副總見火光觸天、殺聲動地,知是廝殺,急與袁游擊引兵到時,倭寇已是殺盡。殷勇即參見了陳副總、袁游擊。陳奇文便問:“你如何恰好在此等著?”拋勇即將調兵埋伏情節一一稟知。陳副總大喜道:“雖老誠夙將,用兵不過如此。明回稟制憲當得首功!”當時下令即在此間安營造飯,因與殷勇討論剿倭的要著,殷勇就將華秋英所說之言一一對答。陳奇文鼓掌大笑道:“深合機宜,真是至當不易之論。”這時袁游擊在座,臉上十分削

  再說金守備追趕趙天王到得海口,有兵接應下船揚帆遁去,只得星夜領兵回來繳命。天明時,各營兵已齊集。陳奇文計點本鎮人馬,陳亡七名、帶傷二十六名,計得倭首二百七十四級;參、游兩營兵丁陳亡四百三十八名,帶傷者甚眾,只得倭首一百十二級;惟殷力求備所領官兵不曾傷了一個,卻得倭首四百五十七級,火燒水淹者不計在其內。當下敘功造冊先行飛報制憲;仍令金守備、袁游擊率所部人馬各回本營;惟李更良受傷深重已抬回汛地,即著該營守備領本部人馬回楊舍,嚴防倭寇復出,整治軍需,聽候調遣;又移會太倉知州安云從,請他會同殷守備往崇明一帶地方招撫難民,酌量詳請賑濟;又再三囑托拋勇嚴防倭寇突入海口。殷勇見陳奇文辦理周詳,相待甚厚,因密將收留華秋英在署之事細底稟知。陳奇文道:“有如此奇女子?又是奇遇!正堪與奇男子作偶,但不知有多大年紀了?”殷勇道:“看來也不過二十來歲。”陳奇文道:“此事我當密稟制憲,必有佳音。”當下料理完畢,帶了親隨星夜回轅繳令。

  卻說黃總制初聞失了崇明,急得三尸暴跳,因飛檄飭調參、游兩營悉兵進剿。幸他兩個先已起兵,尚可責。后又聞被倭寇劫營,連敗二陣,惱怒已極,因即令中軍陳副總領兵三千星往救應;尚恐不濟,正再調吳淞總鎮之兵,卻又接飛報,已得勝了一慚。因此中上。及到此次飛報,方知大勝,只可恨倭首遁去,留此后患。正要親往崇明招撫,又接到中軍申報:已移會太倉知州會同殷守備前往招撫,心下甚喜中軍辦理周到,因又檄委分巡副使前往總理,查勘難民,酌量賑濟。及中軍回來繳令細問情形,方知崇明初失,參、游兩營之兵不敢進攻卻只在要道把守,以致倭寇在城屯聚,人民受其屠戮,又不能嚴緊提防,致被劫營連敗二陣,若非大軍救應幾至全軍不保;又知殷勇接印后調度有方,據險設伏,以本兵三百不損一人截斬倭寇四百余級,其功不小。即飛檄將袁游擊掣回巡捕營聽候發落;即委殷勇署理太倉游擊印務仍兼攝留河守備事,賜甲一副、良馬一匹;李更良俟傷好再論,楊舍系總轄要地,檄委都使同知耿自新前往署理參將印務,又委荻江縣縣丞龍為霖往署崇明縣印。一面犒賞有功將士;一面備細奏聞,自陳失守崇明之咎。此本上去,后來發內閣會同吏、兵二部議覆:總制黃炯將功折罪,仍留原任;中軍副將陳奇文軍功加一級,候升,參將李更良已經身故勿論;游擊袁降三級調用;守備殷勇蒞任伊始即建大功,實屬可嘉,可否實授太倉城守游擊,以勵戰士;崇明縣知縣湯一澄殺賊捐軀,所有贈曲恭候欽定,仍難蔭一子;該縣難民速即招撫,照例查造清冊賑濟;其余有功戰士及陣亡者照例分別賞恤,云云。奉旨:湯一澄追贈太仆寺卿,仍蔭一子縣丞,余依議。這京報發到各省,誰不知道?

  且說殷勇初意原不過指望實授了這個守備,誰知又奉委署了太倉游擊,并得了甲良馬,喜出望外,只不知華秋英之事陳副總曾否稟知,此時因公務匆匆只得放下,遂會同太倉知州安云從往崇明招撫難民查造清冊,足足忙了半月才得竣事,將文冊中總理副使轉評、賑濟不表。回到留河守署,雇覓兩個老年仆婦安頓了華秋英;將本營事務暫把總董槐管理,授與方略,凡有軍情飛速通報;又于五里設立汛兵四名,專管飛報緊急軍務,部署畢,星夜上省叩謝制憲,此時是游擊將軍,沿途有塘馬伺候,三夜即趕至吳淞。不照常例,隨傳梆稟見,即刻傳進,此番不在二堂,卻在東書房便服傳見。殷勇進來,見總制笑容可掬,即上前參見畢,復又叩謝。黃公道:“恭喜你得了大功,我已將你保奏,不旨意下來必有好音。”殷勇道:“這是大老爺的格外宏恩,卑職還未有涓埃之報。”黃公道:“如今海賊勾連倭寇肆擾江浙,東南一帶不能安枕。你所轄的地方最關緊要,責任不小,須晝夜提防,不可一勝便生驕情。”殷勇道:“卑職當凜遵鈞旨。”原來殷勇那送秋英回署,此事傳得合營皆知。袁游擊因忌殷勇得了頭功,署了他的游擊,在省揚言殷守備掠取民間女子在署,卻不知這事已經陳副總備細稟知。當下黃公問道:“我記得填你的扎付是十九歲了,你署中可有家眷?”殷勇道:“卑職還不曾婚娶,只有嫡親叔嬸并一恩父,因軍務匆匆也不曾接到。”黃公道:“你此時也正當婚娶,不可再耽擱了。”殷勇見總制說話有因,因跪稟道:“卑職有一事稟知。”黃公笑道:“你不必說,我早已知道是為那收留在署的女子,這事有忌你之人營傳說,前陳中軍回我,方知原要。說他能刺倭逃脫,卻是個奇烈女子,況又孤子無倚,這是天作之合。本院與你作伐成就了這親事如何?”殷勇叩謝道:“這又是大老爺的恩典。”黃公道:“你地方緊要,即到太倉去任事,不必回留河,我自有道理。”殷勇當下即叩辭了出來,謝別了堂官,又往拜謝陳副總并轅門巡捕等官,星夜回太倉部署軍務。

  到第二,知州安云從來拜道:“恭喜總爺!弟奉制府檄委代作冰人,當著拙荊親往留河伴送尊夫人到來與總爺完姻。只候擇定吉期,方可前往。”殷勇道:“雖是大人恩典,有煩太已是不當,至煩勞太太如何使得?”安知州道:“這是大老爺的臺旨,豈敢怠慢?”殷勇遂查看通書,擇定臘月初四。安知州茶罷辭去。各自料理,至期一切完備。

  原來留河離太倉只一站程途。先一,安夫人已將新人至公館。初四日子時拜堂,這同城文武各官都送賀禮,各官夫人都來看新人道喜。這華夫人并無一毫兒女情態,知署中無人,合巹后即陪待各官夫人,井井有條。內外筵席,大吹大擂,兵丁們俱有犒賞。午后有總憲差官送花紅羊酒彩緞到來,并帶有陳副總的禮物,殷勇一并拜領,款待差官,直鬧熱到傍晚各官方散。差官送在公館安歇,然后各官夫人起身。當夜房恩受不必盡言。次,又盛席特請制憲差官,只邀知州相陪,起身進送了二十四兩程儀、一對錦緞,并修稟叩謝制憲、副總。次江浦成公差家人送禮并赍劉云所存之項到來,以備費用。殷勇一一領收,留家人在署厚待了兩,修書二封:一封致謝成公,一封托致劉氏兄弟,厚賞家人而去,都不在言表。

  原來華氏夫人自到留河署中即將老母所授丸方取出觀看,卻并不是什么丸方,上面都是行兵布陣之法,后面還有三十六路梨花法。細細詳看,心領神會,且自服了丸丹之后兩條玉腕似有神力,私自演習頗得其妙。已知所遇老母不是凡人,朝夕望空焚香頂禮。自成親之后凡遇出兵,即戎裝貫甲臨陳督戰,所定計策無不奇中,且又能知書達理,一應文檄俱出其手。殷勇屢立大功全得華氏夫人之力,后來晉封一品夫人,只是尋訪娘家夫人,只記得有一個堂房姑娘嫁在浙江也不知音信,因此只在內室供奉何仙姥牌位終身焚頂,又常囑殷郎訪問金陵岑姓。這都是后話不提。

  當時殷游擊原要接取繼父、叔嬸到來,只因地當險要恐老人家到來及受驚恐,因此只頻寄音書安慰,差遣不斷,又托叔父將母棺遷至北固山祖墳權厝;后來接到朱英的回信方知繼父往大庚縣去的緣故;當時又具稟叩謝躁江都院程公。正是:

  天涯有意酬知己,云水無心得好逑。

  不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章   雪月梅   下一章 ( → )
梅蘭佳話咒棗記定鼎奇聞引鳳蕭智囊全集生花夢女媧石風月夢海上花列傳大明正德皇游緹縈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陳朗最新創作的免費歷史小說《雪月梅》第24回 說兵機無心得佳及雪月梅最新章節第24回 說兵機無心得佳偶 設在線閱讀,《雪月梅(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雪月梅的免費歷史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gdieqp.tw)
真人游戏模拟器